GingerRiver

咸鱼回归。

皮吹

不定更

Riverside(河岸)【拟人】(铁救only 一发完)

刀预警!
一方死亡预警!
ooc预警!
铁皮第一人称预警!



半梦半醒之间,我觉得自己像是听到了水流的声音。说真的,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形容这个声音,只能说是…干干净净的,一点都不拖沓。
流动的河水一刻没有停息,像是…要带走什么一样,不容一刻停留——我这样想到——不管是什么。
挣扎着睁开眼,午后的阳光透过树枝间的缝隙透在地上,也有几缕照到了眼睛里——我眯了眯眼。几乎是在一瞬间,条件反射地抬手挡住了脸。
对于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我可以说是没有一点记忆。
记忆停留在任务结束返回的途中,我记得自己驱车飞驰,在追赶什么或是被什么追赶。道路两旁是飞快后退的树影和昏暗的路灯。路灯的光投在车里,一闪一闪的,有点晃眼。
Ratch…我记得Ratch在我身边…
他在哪里?
我闭上了眼,在空白的脑海里寻找他的熟悉的身影。
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侵袭了大脑,从后脑一直蔓延到鼻腔,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甚至不能够呼吸。

疼痛一点一点地褪去,直到大脑深处只剩下一种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的干涩。
我不清楚过去了多久——从来到这里到我醒来。
手机在这里一格信号都没有,屏幕顶端显示现在是早上,当然我抬头看去的时候能看到天边的朝霞染红了大片的灰蒙蒙的淡蓝色。
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我身处一片草地,地上倒并不泥泞和潮湿,右手边是一片茂茂密密的森林,左手边是一条算不上太笔直的小河。
之前的流水声就是从那里来的。我想。

我在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的时候猛地抬头,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但…
我看到河对岸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的金色微卷的发胡乱扎在脑袋下面,蓝色的眼睛和平日里一样干净澄澈,微微泛红的眼眶下有淡淡的一抹黑圈。
是Ratch,真的是Ratch.
那应该…就是他的脚步声?
他离我不过十米。

然后我开口喊他。
他像是没有听到,我想,他连头都没有转一下。
我注意到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某样顺着河水而下的东西——那是一只小船,纸质的,看起来轻飘飘的。
一个极不好的念头闪过脑海,我瞪大了眼,极力想把它驱赶出去。
然而…这一点都没有用,反而,那样的念头开始像是扎根一般怎么都忘不去也忽略不掉。

我记起的是在孩提时代,曾经听到过死去的人的灵魂被值得信任的人装在纸船里,让它顺着河流流入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据说,折纸船的人会跟着纸船一起往下游走,直到船进入另一个世界的入口消失不见。
不过不得不说,我不信这个,但…此时此刻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和不自在感在一瞬间拢上心头,Ratch不会死的——他不能死。
我这样想到。
不过…我倒没有听说,死去的那个人也会出现在河的对岸。

我开始像疯了一般喊他的名字。
他依旧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他脚步匆匆,有几次差点一个踉跄绊倒在地——我一路跟着他的脚步,几次想淌过及腰的河水过去。
但每次一靠近河岸,总有一种像是根植在心底的约束一样的东西在抗拒,或是说…在压制和威胁自己。
我最后选择放弃——我过不了河,过不了那条把我们和另一个世界分隔开来的河。

船开始走得越来越快,Ratch开始小跑起来,我吸了一口气,也加快了脚步。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河水不再那么湍急,纸船漂流的速度慢了下来,我慢下步子,喘匀了气。
之前有短暂的一个瞬间,我感觉到腿上的力气像是被抽光了一样,我想要停下脚步,但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或者说是归属感,强迫我一刻不停地往前走去。
我倒没有太在意——至少在那个时候没有。
抬起头的时候,我看到Ratch往前走的步子有点晃,他大口喘着气,却死死盯着那只已经被打湿破破烂烂的纸船。

———————————

眼前的路走到了尽头,侧过头看去,Ratch也停下了脚步。
我试图再次喊一遍他的名字,却惊讶地发现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扼住了一般,我像往常嘶吼着开口,毫无疑问,依旧没有一点声音。
我有点崩溃了,我觉得。
然后河流的尽头泛起一种奇异的光彩,是灰色的,空气中的泥土的腥味和森林的青草味混杂着淡淡的铁锈的气息。
在愣神的几秒之间,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侵袭了大脑,从后脑一直蔓延到鼻腔,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甚至不能够呼吸。

疼痛开始褪去的时候,眼前开始慢慢浮现破碎的画面。

车滑出车道的时候,我没有听到一点声音,Ratch的手死死握住我握着方向的右手,他的嘴唇在动,我…我想我不记得他在说些什么…

不是Ratch.
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死的那个人…是我…
不是Ratch…不是…Ratch…

车飞驰在宽阔的道路上,是深夜,昏暗的路灯照进车里,一闪一闪的。
Ratch不停地回过头去看,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了急切,他坐在副驾驶。开车的是我。
握着方向的手在发抖,左手死死按住腹部的伤口,血浸透了衣料,却还在不停地往外流。疼痛侵袭着大脑,我死咬着牙,额头和鼻尖上的汗水顺着脸滑下,滴落在深色的裤子上,留下一点水渍。
反向行驶的灰红相间的跑车突然变道,一下子撞在左侧的车身上,没有一点反应机会,整辆车猛地往右侧冲撞过去,方向一下子像是卡住了一般…

我不受控制地向那道光芒走去,却一次又一次地回过头来。
Ratch好像是…看到我了。
我想。
他瞪大了眼,然后他的眼眶一下子变得通红。
“Iron…hide.”
他的嘴唇动了动。
他看到我了。

我走进了那道光芒,眼前一下子泛起星空般的点点光彩。
“Ratch…”我呢喃着开口。
我的眼前渐渐陷入一片黑暗,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END

我大概…没有写出那种很诡异的感觉orZ
别嫌弃…

一个很简单的故事
死去的铁皮以为死去的是救护车 一心想越过死亡线(河)把爱人救回人世,最后步入另一个世界的门的时候关于死亡的记忆复苏

顺便说,标题是一首歌名,和文蛮贴合的,一个版本的mv是黑白的,有几个人沿着河岸奔跑,画面有点乱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