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gerRiver

咸鱼回归。

皮吹

不定更

战争三十题【拟人】

铁救铁救铁救说三遍!
救中心!
场景:战地医院



8.信物

小心翼翼地下手,Ratchet拿镊子麻利地从压着声音,痛苦呻吟着的伤员血肉模糊并且依旧往外流着血的弹孔里夹出一枚子弹。他呼出一口气,接着把它扔进了手边的铁盆里。
从左手边的架子上拿起一卷绷带,他仔细地缠在了伤员的手臂上。
“你会好起来的。”他说。
“…谢谢,医生。”
Ratchet往他手臂上扎了一针吗啡的同时,轻声道了一句“不用客气”。

回想起来,这场战争的第一枪是在大概三个月以前打响的。
在战争打响不到两个小时,就开始有源源不断的伤员被送进急救部。老天,他们这里并不是最前线啊,天知道炮火轰炸弹片漫天飞舞的战场上又有多少人来不及被急救而死在他乡。
Ratchet深吸了一口气,这样想到。
妈的。
他把手伸进白大褂右边的口袋,想拿出表来看上一眼——如果对时间的感觉没错,下一批伤员应该会在五分钟以内被送进来。
表被掏出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还有别的什么也被一起带了出来。同一时间,Ratchet在嘈杂的环境里模模糊糊听到一声不大的“丁零”声——像是金属掉在地上和地面碰撞的声音。
他低下头去看。
那是一枚弹壳,黄铜色的,但有半截掉了颜色,露出原本的灰黑色——这看起来像是很久远的东西了——弹壳的上部被打穿了两个小孔,系着一根细皮绳。
Ratchet有了不到一秒的愣神。
然后他忙弯下腰把它攥在了手心里。

———————————

不远处的舞台上,乐队已经开始了演出,主唱的声音沙哑并且低沉,一首《I will return》唱得得心应手。
两人身前的小桌子上,放着两杯阿汀顿——这是早已经默认的选项了。
和平日里不一样,这会儿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什么话,甚至两人的目光都像是刻意一般想要避开对方。
有些话,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战争在前一天打响,Autobots必须参战——所有队员都将被打散,分配进不同的队伍,并且去的是最前线。
Ratchet作为首席医官,用不着上战场,战地医院在相比之下也算是个相对安全的去处。
Ironhide的分配结果已经出来了,和Bumblebee一起,被安排进一支算得上精英云集的突击队。
换句话说,没有人知道这一分开,还有没有再像这样面对面坐着的机会了。
当然他们没有人会点破。

Ironhide把喝空了的杯子搁在了桌上,不算轻的碰撞的声响让Ratchet猛地抬起了头。
“…Ironhide?”
他没有意义地喊了对方的名字。
对方没有说话,他的蓝色的眼睛就这样不带什么情感地盯着他看,看了很久。
然后他忽然抬起手,从脖子上解下了不知道什么。
当他的手伸到Ratchet面前的时候,后者才看清了那是什么。
那是一枚弹壳,黄铜色的,但有半截掉了颜色,露出原本的灰黑色——这看起来像是很久远的东西了——弹壳的上部被打穿了两个小孔,系着一根细皮绳。
“这是我在军校的第一枚子弹,”Ironhide看着他笑了笑,“听说…能带来好运,Ratch.
“现在我希望它能留在你身边。”
Ratchet觉得自己那时候大概是忘了呼吸。
以及耳边的歌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停了下来。

——————————

军用卡车的独特的鸣笛在门外响起,一个年轻的医疗兵跌跌撞撞地推开门跑进了急救部。
“医生!伤员!”他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Ratchet的思绪被拉回了当下,他回过头看去。
医疗兵拿脏兮兮的袖子抹了一把满是沙子和泥土的稚嫩的脸庞——他看起来应该不过二十岁。
“医生!腾点地方…有…五十二个!”
Ratchet点了点头,他极快地把手上的吊坠挂在了脖子上,又把拿在手上的表放进了袋里。
“护士,把包扎好的伤员送进住院部!Jolt,手上的事停一停,带几个人去接!”Ratchet下起命令来一点都不马虎,他转过头看向那个几乎站不稳的医疗兵,“辛苦了,小伙子,去后面给自己处理一下伤口吧,这里交给我们了。”

“老师!我们的吗啡不够用了!”
Jolt的声音盖过了环境的嘈杂。
“去拿干净的抹布,我们等不及下一批物资了!”Ratchet吼了回去,“让伤员咬在嘴里,记得跟他们说说话,家人,未来或者过去!”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