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gerRiver

咸鱼回归。

皮吹

不定更

WAKE UP(又名:还好你们都活着



拟人预警!

真人电影人设
Bee中心


——————————
——————————

Bumblebee睁开眼,却因为透过不算厚的帘子的漏进窗户的耀眼的太阳的光忙伸手挡在眼前。接着他意识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充斥着鼻腔的,是浓烈的消毒药水的刺鼻气味。
腿上的钝痛是在几秒之后才反射到大脑,然后他不自觉地动了动身子。
他不记得自己受了什么大到需要打麻药的伤——至少最近是这样。
这样想着,他拿胳膊肘支着床,想要坐起来——不得不说,腿上的伤让他的这个动作很不方便。
这个动作做到一半的时候,他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
然后他条件反射地直接又躺了回去。

“你醒了?”Ratchet的眼里写满了惊喜,“有没有感觉头晕?有没有想吐?”
“…没有,都没有。”他摇了摇头。

Ratchet走到了窗边上,他深吸了一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Jazz没了。”
“…Jazz?”
Bumblebee瞪大了眼睛,他顾不上了腿上的疼痛,一下子坐了起来。
“昨天下午的葬礼,只有你没到。”
Bumblebee不敢相信地去看医生的背影。
“Optimus就在走廊上,我出去的时候喊他进来。”
“你把眼睛闭一闭,我先把窗帘拉开——你也该看看阳光了。”

Bumblebee坐着没有动,也没有闭眼。
窗帘被拉开的前一秒,Bumblebee盯着窗外漏进屋里的光点开始一点一点地放大。
然后他的眼前突然就陷入了一片黑暗。身子一下子没了支撑,开始以一种极快的,并且快到他几乎不能够呼吸的速度下坠。
像是…没有尽头。


——————————

Bumblebee睁开了眼,他直起身子,动了动酸痛又僵硬的脖子,抬起头看向亮了大概是一夜的台灯。
昏黄的灯光让他惺忪的睡眼有些发酸。他伸出手去准备按下开关。
他是在这个时候注意到自己的左手正被人握住的。
Bumblebee顺着对方的手臂往上看去。
Optimus睡得很沉,换句话说,从昨天到今天,他根本就没有清醒过多久。
他拿右手轻轻握住对方的手,然后脱空抽出了已经麻木到没有知觉的左手。
等到手恢复了大部分的知觉,他做了个深呼吸,然后站了起来。
他关掉了台灯,转过走进洗手间拿冷水洗了一把脸。

天已经亮了。
窗外漏进病房的阳光倒不足以照亮整间房。
“把窗帘拉开吧,Bee.”身后传来低沉又令人心安的声音。
Bumblebee看到Optimus侧过头正看向自己。
他的熟悉的深蓝色眼睛里写满了疲惫与困倦,但掩不住那里的笑意。
他承认自己是有那么几秒钟甚至忘记了拿毛巾擦干脸上还在往下滚的水珠。
“大哥…”

所有的声音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是一点一点消散的光彩。


——————————

Bumblebee驾车越驶越远,引擎的轰鸣让他的大脑乱成一团。
Optimus还在那里,他告诉自己,Optimus需要我。
他猛打方向,在一个岔口掉头,一点不拖泥带水,然后飞一般地往来的方向驶去。


——————————

急促又刺耳的枪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听得并不太清楚。但一瞬间,Bumblebee感觉到一种不能言喻又莫名其妙的恐惧感笼上了心头。
他猛地睁开眼,所有的场景在下一秒全部消失在眼前。

急促又刺耳的闹钟响个不停,他看着它愣了几秒,然后挣扎着起身,伸出手按下了暂停按钮。
“小伙子,你醒了?”Jazz突然推开门探进来半个脑袋,“今天是休息诶,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设这么多闹钟——我五点半就被你吓醒了。”
“…Jazz?”
“你怎么看起来像没见过我一样——起床了,对了,Ironhide早上想给军械库添点东西,结果现在进医务室了,你真不该错过医官刚给他那一下的画面。”Jazz现在走了进来,他在这个时候才注意到Bumblebee泛红的眼眶,他愣了愣,又问,“…你怎么了?”

Bumblebee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静依旧狂跳的心脏——他的嘴唇依旧有些颤抖。
“我梦到你了…结果你死了,大家都没了…”
Bumblebee抬起头盯着Jazz护目镜下的蓝色眼睛,“就只有我活着,我一个人。”
Jazz愣了很久。
不得不说,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口去安慰人。
他突然笑了笑:“那是个梦,Bumblebee.”
后者没有吱声。
他拍了拍Bumblebee金黄色的脑袋,又道,“你知不知道坏的梦都是反着的?”
“有道理。”想了想,Bumblebee露出了笑容。



END


——————————
不知道大家看不看得懂

其实这是一个很开放的故事,
不瞒你们说,这本来是个刀,但考虑到我的刀太多了,就又强行改成了半个

其实就是闹钟闹多了结果醒过来睡过去然后就噩梦了😂


以及,不舍得铁皮爵士救护车就这么死掉 就强行给他们加戏
(铁救如果踩雷那么抱歉啦

就这样(。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