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gerRiver

咸鱼回归。

皮吹

不定更

SUDDENLY(突然)


刀预警!



击倒的步子有点晃,并且,现在他的脑模块昏昏沉沉的,乱成了一团。
这一切都得归功于红蜘蛛拿给自己的高纯。
医疗间的门自动打开,走进之后,手术床上的一抹蓝色吸引了他的目光。
“打击?”他摇了摇头,不敢相信地开口。
没有回答。

击倒往那个方向走了几步。
大个子tf现在正关闭了光镜,蓝色的涂装上满是刮擦和裂痕。
好吧…我有点心疼。击倒承认道。
不由自主抬起手,他拿指尖蹭过对方身体上的痕迹,慢慢地,似乎不想要吵醒对方。
对方倒真的没有一点动静。

——————————

“打击?”他一眼就看到了仓库外熟悉的蓝色涂装的tf,“谁欺负你了?”
对方的涂装上满是刮擦和裂痕。
然后对方回过了头。
一双金色的光镜看向了自己,等等…两只光镜?
这不是打击。
“你不是打击。”击倒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徒然冷了几分。

——————————

“现在,你已经赢得自己的席位了——”
银色的君主的语调微微上扬。
“威震天陛下,这是我的荣——”浑身裂痕的tf笑得有了几分谄媚。
这副表情绝对不会出现在打击的面甲上,站在舱门口的击倒这样想到。
“——在击倒的解剖台上!”
君主近乎嘶吼着说出了后半句话,然后医疗官从不远处看着那个阿谀奉承的笑容凝固在那张不属于他的面甲上。
“我会好好研究他,一片机甲都不会落下。”
电击棍顶端发出刺眼的光芒,医疗官笑得多了几分残忍。

——————————


不对…打击已经不在了。
击倒的光镜突然上线,他猛地抬起几乎要碰到手术台的头雕。
塞拉斯…这不是打击…不是他。

蓝色涂装的tf的光镜突然上线,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闪着蓝色光芒的电击棍在下一秒一下子就捅在了他的胸甲上。
蓝色的tf在下线之后再次躺倒在手术床上。
击倒的脑模块是在一瞬间清醒过来的。那里不再有一丝一毫的昏沉。
医疗官的面甲上流下了冷凝液,以及他握着电击棍的右手微微有些颤抖。

“去他的塞拉斯…妈的。”
“去他的高纯…”


END


觉得击倒在看到闭着眼睛躺在解剖台上的塞拉斯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会以为是打击回来了,然后在下一秒意识到不对

嗯…其实仔细想想真的很伤感 嗯

以及我这个垃圾文笔拼了命也就只能写出这一对的万分之一虐心


就这样(。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