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gerRiver

咸鱼回归。

皮吹

不定更

BEFORE I DIE(在我死之前)


救中心
私设有
硅基体
真人电影设定

铁救注意!


——————————

“告诉我,Optimus在哪?”
“…休想。”

利刃刺穿胸甲的时候,Ratchet没有感受到意料之中的剧痛。
接着,他的光镜在一瞬间不再能够捕捉到一点的光彩。

——————————

火,周身有火焰在熊熊燃烧。
Ratchet花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下坠。
他激活了光镜,在几百万米的高空看到自己的前方——是一颗蓝色和白色相间的星球。
不得不说,它很漂亮。Ratchet这样想到。
像极了自己如今身处的蓝色星球。
好吧…如果我要在那里降落,我希望那里不会有战火。
Ratchet低声说道。

——————————

着陆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在混乱的现场,Ratchet一眼就看到了一辆橙黄色的悍马。很眼熟,自己大概从前大概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下一秒,他的扫描仪已经录入了所有的信息。

依旧是趁着混乱,他驶离了那个小街区。

夜里的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昏暗的路灯只能照亮前方的一小片光景。
迎面驶来的黑色越野冲自己闪了双闪,两下。
下一秒,对方在还有十米能够交汇的地方掉头,直接横在了前方的道路上。
他一点都没有要走的意思——并且他在下一秒熄了火。
Ratchet突然意识到那是自己认识的人。

拜托,Ironhide已经死了…
他告诉自己。
他不会出现在这里。

我大概是在做梦…

——————————

“你做了什么…”

内线里传出爆炸和金属撞击地面的巨响,以及武器专家明显带着压抑的呻吟。
“Ironhide?
“…Ironhide!”

他没有听到回答。
内线里持续传出电流的断断续续的“滋滋”声。

“Rat…ch…”
他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听到对方并不清楚的声音。
下一秒,内置通讯仪提示Ironhide下线。

好吧…这就是个梦。
同一个人不会死两次。
火种源啊…我想要醒来…
然后画面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变暗,几秒过后,Ratchet的光镜陷入一片黑暗。

——————————

车队行驶在西部荒无人烟的公路上,西边的天空微微有一点泛深蓝色。
过弯的时候,Ratchet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出乎意料的,他没有看到习惯走在最后的黑色越野,也没有看到熟悉的双闪。
后视镜里闪过一抹银色。
Ratchet突然意识到,Ironhide离开之后,Sdieswipe接下了他走在最后的习惯。
直道上,Ratchet动了动方向,往左靠了靠,然后减了速。
现在,他和Sideswipe并驾齐驱。

没有交谈,也没有任何示意。

几分钟以后,在下一个过弯的时候,Sideswipe突然提速。
他超过了绿色的悍马,然后卡进了前面留出的位置。在后视镜里,Sideswipe看到首席医官冲自己闪了双闪,一共两下。
他鸣了鸣笛回应。

——————————

整片天都黑了下来的时候,车队停了下来。停在一片荒芜的高地。
Ratchet的前方,悬崖的再东面,是闪着点点灯火的城市。
风从城市的方向吹来,吹动沙子在四周旋转上升。
Ratchet的嗅觉模块有了短暂的麻痹——然后他不敢相信地发现自己嗅到了混在风里的铁锈的味道。
怎么可能…他想。
下一秒,他意识到风来自芝加哥的方向。

——————————

胸甲被刺穿的剧烈的疼痛贯穿了脑模块,然后蔓延到四肢百骸。
Ratchet看到自己的火种舱破了个大口子,然后他的光镜捕捉到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
他没有力气再说些什么,只能盯着军队和赏金猎人离开。
不得不说,他依旧不知道为什么人类会迫害自己的盟友——或者说,曾经的盟友,以及他不知道领袖和活着的同族是否安全。

希望能在火种源与战友重逢。
他这样想。
Ratchet关闭了光镜。
疼痛开始慢慢消褪,触觉,听觉接收器也一并失效,最后是嗅觉。

【你真该试试这个。】
他突然听到自己的声音,并且他知道那不是音频接收器接收到的,只是一瞬间在脑膜快深处升起的短暂音频。
【是啊,看起来真有意思。】
然后他听到了对方的回答,和黑色机体的背影。
等等…他叫什么?

——————————

【……,我们应该离开这个星球。】
他意识到自己转过了身。
【Optimus不会希望这样的。 】
黑色的身影摇了摇头,这样说道——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清他的面甲。

火种源啊…那是谁?
Ratchet感觉像是有什么被从空荡荡的胸甲里抽走了一样。

——————————
下一秒,再没有任何信息反馈在脑模块上。


END



很短,很小,很乱
就是救死之前走马观花把一辈子再看一遍但是火种也就是记忆已经没了所以救在短时间内只能记得一点不记得一点从前 这样的设定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