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gerRiver

咸鱼回归。

皮吹

不定更

战争三十题 【拟人】


一个好久没有的更新。
依旧是一个没有op的opb
依旧有皮

跳过17 有灵感就补

*可以当独立一章吧 以及整个三十题其实都是一个故事里的好几个片段


18.背叛


【各单位请注意,现在播报紧急空袭预警。据破译讯息,即将进行的空袭将达到最大规模,二营、三营、四营和九营的驻点,第二战地医院及作战指挥部的坐标都在投弹初步计划范围内。】
……
【我是Optimus Prime,本指令来自最高作战指挥部。各单位注意,位于空袭范围内的各队伍在收到本则播报后迅速撤离,其余部队做好撤离与作战准备。
重复一遍,空袭范围内…的各队伍…在听到本则播报后迅…】
……
…滋滋…滋滋…】

——————————

“妈/的,指挥部的通讯断了!”
银色头发的年轻人猛的拽下耳机,一拳砸在了身前的战壕上。
一瞬间尘土飞扬。

—————————


天暗得越来越早了。
天气也越来越冷了。

Ironhide命令队伍停下的时候,幽暗的深蓝色已经笼罩了整一片天空。
眼前是一片空旷的草地,身后追赶了数日并且打了好几场小型追击战的敌人在前一天下午突然停下了进攻的脚步并且在同一时间没了踪影——这无疑给了他们前进的大好机会。
Ironhide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一片白色的雾气并不太厚重,但在黑蓝色的夜色里还是能看得清楚。
Bumblebee举起水瓶晃了晃,听到液体滚动与金属壁撞击发出的声响,他先咽了咽口水——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才仰起头喝干了几乎是在瓶底的最后一口水,水是冰冷冰冷的,从舌头,喉咙一直直直地灌进了胃部——冷得他一下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收拾东西,小伙子们。我们在这里过夜。”Ironhide转过身,看了看面前的战士们——没有一个人抱怨过累,但看得出来,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疲惫。
“半小时后开饭,一小时后就寝。小伙子们,行动吧!”
Ironhide指了指身后的草地,这样吩咐道。
“明白!”
“明白,长官!”
“明白,长官!”

——————————

当帐篷里最后一盏灯的光芒暗下去的时候,整一片草地上仅有不远处哨岗里的昏暗的灯光的照明。
灯光一闪一闪的,有那么一瞬间,Bumblebee心底好像是泛起了一种极异样的感觉——他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预感或者是猜测,只是那一瞬间,明晃晃的月光让他感到了一丝平日里决不会有的阴森,就算输眼前的这片草地也多出了几分荒凉。
他摇了摇头,想要驱散这种感觉,但和他期待的相反,这种可怕又让人烦躁的第六感反而在脑海里扎了根。
他刚刚有了的一丝丝困意一下子没了大半。
一阵风直冲面门吹来,吹开了他不经意间松开了的衣领,一路无遮无拦地像是吹进了骨子里。
真是要命的冷。
他抬手紧了紧军装的衣领的同时,这样想到。
现在他的睡意全无。

——————————

Ironhide就着不远处哨岗的昏暗的灯光走到了帐篷外。他扔下手里的一把突击步枪,哆嗦着摸出火柴,又摸出了一包有点被压扁的烟,然后点着了一根。
他狠狠吸了一口,然后呼出了一口气。

Bumblebee看到火红的光点的时候,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下一秒,他意识到了那是谁。
他迈着沉甸甸的步子一步一步挪到了坐在地上的Ironhide身旁,然后笑了笑。对方费力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却也没说什么。
一时间寂静笼罩了两人周围的空气。

“明天还要赶路。
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Ironhide打破了笼罩在两人,或者说整个营地的压抑气氛。
Ironhide掐灭了几乎燃到指尖的烟头。他似乎是看出了年轻人想要说些什么,
“早点休息吧,Bee。”
年轻人打了个哈欠,彻底咽下了已经到嘴边的一句“我不困”。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Ironhide现在侧过了头,盯着年轻人同样是蓝色的眼睛。
“已经三天过去了,Ironhide,作战指挥部最后给的命令是让是所有队伍分散,然后通讯就断了…”Bumblebee皱了皱眉。顿了顿,他又道,“天知道大哥…大家都怎么样了…”

Ironhide没有再说话。
他拍了拍Bumblebee算不上厚实的肩膀,然后把手按在了那里。
不得不承认,他不知道自己还应该说什么来安慰Bumblebee,安慰自己。
此时此刻,安慰应该算得上是世界上最苍白无力的话了。他这样想到。

——————————

夜色里,模模糊糊的人影从远离哨岗的地方闪过,探照灯照不到的地方,一个高瘦的身影匆匆走向队伍来时的方向。

再远一点的地方,响起了枪支上膛的声音。
枪响,只有一声,然后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

——————————

Ironhide站起了身,他拍了拍军装上的尘土,转过身的时候,他瞥了一眼哨岗的方向。
原本站在那里的两个战士现在不知为何没了踪影。
他愣了愣,然后听到了哨岗附近传来的极轻的脚步声和东西碰撞的声音。
他拍了拍身旁年轻人的肩,等到对方站起来后,他又把手举到嘴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Bumblebee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也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几个小时前心里的那种不自在感到底从何而来。
“不是自己人?”
借着昏暗的光,Ironhide看到年轻人用口型这样问道。
不用等他回答,下一秒,两人都听到了重型机枪组装时发出的沉闷撞击声。

Ironhide的声音带上了恨意,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词的,他说:“叛徒。”
“妈/的。”
Bumblebee骂了一句粗话——他实在是没有忍住。

——————————

Ironhide举起了刚握在手里的突击步枪。
Bumblebee则用极快的速度从探照灯照不到的方向弯着腰跑向了帐篷。
年轻人躲在敌军看不见的角落,冲Ironhide的方向挥了挥手,就着月光,后者只能看到他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
然后,Ironhide看到他钻进了帐篷。

Ironhide给手里的枪上膛的那一刻提高了声音吼道:
“夜袭!”
“准备战斗!”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帐篷被掀开的一瞬间,里面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不管是原处声嘶力竭的吼声还是突如其来的亮光让敌军一下子慌乱了手脚。
机枪和步枪射击的声音笼罩了深夜里的荒草地,痛苦的呻吟和杂乱的脚步声也清清楚楚地能传进耳朵里。

所有的声音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都渐渐小了下去。

——————————

当黎明的第一缕光照亮了东方的天空的时候,所有的战士都整理好了东西准备这一天的行程。
作战指挥部的命令在半个小时以前通过电话传达给了第九突击队的队员们。当指挥官熟悉的却又带点沙哑和低沉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整支队伍爆发出了几乎震破天际的欢呼和呐喊。
当然,没有人注意到副队长在挂断电话后背对着队员狠狠揉了揉眼睛。

队伍往来时的方向行进,准备右拐然后踏上主道路。
在被车轮碾压出来的道路的拐角处,他们看到了一位战友——或者说,从前的战友——和他左胸口的致命伤。
很多人都低下头看了一眼,却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
“叛徒。”
有几个年轻人在路过他的时候咬着牙吐出这样一个词。


END


剧情依旧很老套,队员看到己方失利就转而投向敌军,趁夜给敌军通风报信却被敌军灭口。而己方在力挽狂澜后战局发生转机

嗯…
还是没有赶在十二点前发出来 无奈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