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gerRiver

咸鱼回归。

皮吹

不定更

【拟人】黑帮设定 威红 警爵

G1里女忍者那集小红吃醋的衍生物,
女装红!女装红!女装红!不是性转就是男扮女装高能预警说三遍!!!(小声)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来一个车…
再说一个,大概o到没有c啊
港真吃醋的小红战斗力爆表啊真的
私心小红给他很多戏 ,私心医官同样给他加了戏虽然根本没露脸orZ
ps.觉得警爵也适合这样的黑帮设定,就给加了嘿嘿嘿
就写了一半,写完就码码完马上发!!!
——————————
——————————
身材高挑的年轻女人走得很慢,高细的鞋跟踩在地上传出的带几分空灵的回音划破了原本巷子里的寂静,倒多出了几分让人心脏骤然收紧的压抑和之后抑制不住的血脉喷张。
红色长裙的裙摆随着她的走动被风吹起,微卷的银灰色长发被撩开,左耳上反射出的一抹光彩转瞬就黯淡了下去。
巷子里昏黄的路灯照亮了下方的一片不大的光景,把她的好看的背影拉得很长,一直到她走进巷子的深处,左手边有那么一瞬有了亮光,接着门被关上,她的背影消失在那里,整条巷子又回到了之前的一片静寂。

女人反手关上了门,现在看得清她的正脸,不得不说,在刻意挑的昏暗的灯光下,她的锈红色的眼睛很是耀眼和夺目。
““空军指挥”着陆,“医生”,她在哪里?”
她动了动嘴唇,压下声音这样说道。
“收到,“空军指挥”,“女忍者”在二楼,对方的人刚到。”入耳的通讯器里传出受过处理,带上了金属杂音的回答。
“等等,“医生”,”她皱了皱眉,声音明显往上提了提,““情报官”知道我来么?”
“也许?”对方的声音微微上扬,他说,“…所以你的时间不多。”
“我知道。”叹了一口气,她切断了通讯。
女人走到吧台前,要了一杯“轰炸机”。调酒师是个戴着眼镜的灰色头发的年轻人,她清楚他在深色的镜片后,有一双明亮的蓝色眼睛。
““副官”,让你们的人别来了。”她接过他递来的杯子,压下声音这样说道。
“…“空军指挥”?”年轻人看了她很久才反应过来,不得不说,一时半会儿他根本没弄明白他的意思。
“我把东西拿下来,你直接带回去,怎么样?”她歪了歪头,提议道。
“你怎么会这么好。”年轻人明显不敢相信,他放下手里的酒瓶,然后连上了自己线上的通讯。
“来交易的,是“女忍者”,“破坏大帝”准备让她取代我的位置——”她舔了舔下嘴唇,“——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年轻人想了想,倒没有切断通讯。他笑了笑,说:
“那么,“空军指挥”,我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

在过了不到十分钟,他看到女人手里提着箱子走向自己。
空军指挥的步子有些晃,脸上和身上也挂了彩。
““副官”,你大概得走了——女忍者刚刚通知了情报官。”她把手里的箱子放到了吧台上,接上了自己的通讯,““医生”,你那里怎么样了?”
““破坏大帝”得到消息了,可能——马上就能到。”带金属杂音的声音多了几分急切。
年轻人冲一个方向招了招手,他拎起箱子,说:“Pal,我们回去了。”
走出吧台的时候,他听到不远的地方扣下扳机的声音,等到他反应过来,子弹已经击穿了他的小腿,一下子侵占大脑的疼痛让他失去了重心往前倒了下去。黑头发的男人几步上前一把揽住了他,顺势接住了他脱手的东西。
黑色短发的女人单手撑着栏杆从二楼的过道上跃下,身形一点都没有晃动。
男人搂着“副官”,又拉过“空军指挥”,往前走了几步俯下身子躲在了吧台后面。
揉了揉明显有些红肿的脚踝,女人很快地思索了什么,她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你是…“潜行者”?”
男人点了点头。
“你带着“副官”走,把东西带给领袖,越快越好——”她往“女忍者”来的方向瞥了一眼,又补上一句,“别让东西到“破坏大帝”手上,拜托。”

Prowl拉开了副驾的门,让几乎整个人靠在自己身上的Jazz坐了下来。
之前破坏大帝的人很快就赶到了那间小酒馆,不得不承认,他们花了点心思才离开那里。
Prowl自己倒没什么大事,除了脸上挨了一拳破了点皮,一边的Jazz运气就没有他这样好了。
腿上的伤让他的步子慢了下来,疼痛也降低了他的警觉和射击的准星。他的肩上挨了一枪,子弹留在了里面。
Prowl替他系上了安全带,就着巷子里昏暗的路灯的光,他能看得到Jazz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和他发白并且有些颤抖的嘴唇。
“Pal…我可能…要死了。”Jazz半睁着眼,微微侧过头呢喃着开口。他的语调上扬,还带了点笑意,听得出来他是在开玩笑。但他急促的喘气和张大嘴的呼吸依旧让Prowl有了些急躁和…担心。
“你给我少放屁。”


TBC嘿嘿嘿
——————————
——————————
警爵大概就没有了?可能还会出来打个酱油?后一半…大概威红家暴现场
啊啊啊好想弄一个女装普雷嘿嘿嘿

评论(1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