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ngerRiver

咸鱼回归。

皮吹

不定更

都柏林城堡的骑士 铁救 拟人 童话(?)

脑洞来源于Darby Devon的the knight at Dublin castle,想起来这样的中世纪风格也…超带感啊我的妈 歌也超级好听的说



最后说,oooooooooooc到没朋友啊这样的人物设定orZ
话不多说下面正文


——————————
——————————
马蹄踏过地面的声音划破了深秋的寂静的夜,然后顺着王都大道,越来越远,惊起树上的几只猫头鹰振翅离开,留下树叶沙沙作响。
Ratchet扔下手里一支尾部带点灰湖绿色的深金色羽毛笔,几步走到门外。想了想,他右拐走了几米之后上了螺旋的楼梯。
他现在站在城堡顶部的塔楼上,风吹起他微卷的发,吹开他半开着的衣领。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的晚风,有了那么些刺骨的冰冷。他极目远眺,看到的是远去的骑士团长被风吹起的黑色斗篷。
“…Ironhide…”他舔了舔有点干的嘴唇呢喃一般说道。
一直等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里,首席医官的心里隐隐约约泛起一种极不寻常的不自在感,但,转瞬即逝。
——————————
——————————

药水不轻不重地擦在他血肉模糊的伤口上,尽管如此,疼痛还是让黑色头发的男人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一旁站着的首席医官轻笑出了声,却倒也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然后他给他的伤口缠上了纱布。
“…Ratch?”他试探着唤道,同时微微抬起头,看向爱人一双浅蓝色的眼睛。
医官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对上了他的视线,前者手上的动作一顿,像是逃避一般,飞快地看向了别处。与此同时,他应了一声,声音则小到几乎听不见。
“Ratchet,你看着我。”男人忽然就反握住他还没来得及撤回去的左手,传来的是一阵冰凉的触感,也正是在那个时候,他感觉到后者的手不易察觉,却在微微颤抖,还有,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带上了一点…慌乱。深吸了一口气,他也思索了自己的措辞,他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保证,保证绝不会有下一次了。”
“…这个,你说过太多次了。”
从身后草场里吹来的风吹乱了他微卷的发,有几缕挡到了他的眼前。黑色头发的骑士团长撇了撇嘴想要争辩些什么,“我保证,Ratch,我是说真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金色头发的首席医官笑得无奈。他伸手把他的脸侧的碎发别到耳后,然后在他的眼角落下一个飞快的吻,带着一点雨后青草的清新气味。
Ratchet忽然就记起那是一个夏天,还有,训练场后面的草场里的草高过脚踝并且翠绿翠绿。
——————————
——————————

Ratchet手里的羽毛笔落在桌上,发出“啪嗒”一声,让他从半梦半醒间清醒了大半。他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又捡起笔,在手边一张写过的纸上,想了想,给年迈的国王加上了最后一味药。他打着哈欠把它放到一边,又拿起一枚印章压在了上面。

“…听说是森林的尽头住着女巫…”
“…别瞎说,骑士们会回来的。”
“可是…”
“别说了…被听见了不好…”
半掩着的门外,走廊上走过的女佣们并不太听得清的私语。

Ratchet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一边的杯子,喝干了早就冷透的最后一口红茶。
站起身准备关窗的时候,他忽然想到距离骑士团离开的那个夜晚,已经过去了十几天。他听到窗外林子里几只猫头鹰叫起来的“咕咕”声,月光照着的影子透过玻璃,投在他身后的木质地板上,风吹起来的时候,有几片枯叶被吹进屋子。
接着他关上了窗。
等到天亮,他这样想着,等到天亮…
——————————
——————————

有一只黑色耳朵的白马在城门口停下了脚步,这时天才刚刚开始亮起来。
Ratchet亮了亮自己的通行证——一枚小巧的带半边翅膀的饰章,是国王亲自授予的,侍卫冲他行了礼,然后打开了紧闭的城门。
白马飞奔在笔直的王都大道上,马蹄每次抬起,都带起尘土,它很快就消失在尽头的一片森林里。
早晨的依旧刺骨的风吹得Ratchet的脸颊有些生疼,他抬起头眯了眯眼看东方的一片深蓝色和橙黄色混合着染过一般的朝霞。他攥紧了手里的缰绳,用腿夹了夹马腹。
他的身子猛地往后仰了仰,是白马加了速。

笔直的大道一直穿过热闹的城镇,通向之后的乡村的尽头。它的尽头是陡峭的悬崖,再往前,没有路的地方,是一片湛蓝的海,它在午后的阳光下正闪闪发光。
白马停在了路和泥地接壤的地方,它打了个呼哨,深棕色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迷茫。
风从海的方向来,Ratchet轻轻嗅了嗅,那带着一股子海水的咸味,泥土的腥味混杂着草的清新的气息,淡淡的,还有一缕极淡极淡的血的甜腥的味道。
他忽然发现,最后那一丝气味,并不是风带到这里,而是原本就在此地,只是海风吹过,让它的气息四散并且淡了下去。
Ratchet有点发懵,等到回过神来,身下的白马已经转过了头开始往回走了——手拉缰绳的动作几乎是一个下意识的反应。

等到白马重新在大道上飞奔起来的时候,一阵远远的,模模糊糊的嘶鸣划破了寂静无声的有几分沉重的空气,一下子传进了Ratchet耳朵里。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他感觉到一股电流流经了全身,让他有了一种心脏骤然加快的刺激感,但,他并没有意识到那是为什么。
直到下一秒——
没有思考,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他松开了手里的绳子直接跳下了飞奔着向前的马,惯性让他摔在地上之后还是向前滚过了几米。
然后他吃力地站起身,也不管身上到处都有的剧烈的疼痛。他猛地转过身,跑向路的尽头悬崖的方向。
——————————
——————————

浑身黑色的马仰头嘶鸣,然后看向在自己身前停下的,气喘吁吁的年轻男人。
它眨了眨同样是黑色的大眼睛。
“…Iron…hide…”
Ratchet听到自己的声音带上了几分颤抖。
他注意到黑马的缰绳被缠在树干上,也看到它的眼睛里透露出一种罕见的…恐惧的色彩。不得不说,他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对于爱人身在何处的急切。
身后传来的树枝被踩断的声音一下子就进了他的耳朵,唤回了他的思绪。
Ratchet猛地回过了头。

映入眼帘的是男人扬起的手里的一柄长剑,下一秒,没有一点点的犹豫,它径直刺穿了Ratchet的胸膛。
在不甘心但不受控制地跪倒在地上的时候,他看到爱人蓝色的瞳孔周围多出了一抹不寻常并且可以算得上诡秘的黑紫色。
“Iron…hide?”
他喃喃自语。
此时此刻他的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
——————————
他听见一个遥远的声音在呼唤着什么,有几分熟悉,但却格外陌生。
手里扬起的剑刺穿了什么,他感觉到鲜血溅到了自己脸上,温热,并且带着一股甜猩的气息。
噢,他喊的是…Ironhide.
那是…谁?眼前的男人和他口中的名字…
他跪倒在泥泞的土地上。他想要…亲吻眼前的金色头发的陌生人,这种欲望在脑海里疯狂叫嚣着,毫无缘由。
他的脸庞还留有余温,自己的吻落在他的额角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根本不愿离开。突然意识到,那是一个极度平常的动作,熟悉到…仿佛上一次仅在几秒之前。
那是…我的名字…
他喊的,是我的名字。

一切的一切开始在脑海里复苏。

远处平静又深蓝色的海面上,传来海鸟的低鸣,一阵接着一阵。
——————————
——————————

时隔半月,前去杀敌的国王骑士团终于回归王都。
回来的仅有那名黑色头发的骑士团长。同时带回的,是皇宫首席御医的死讯。
至于这个,没有人知道缘由。
年迈的国王在大厅里接见他,询问任务是否顺利。
他点了点头,然后直直的看着老国王的有点浑浊的眼睛。
你有什么想说,不必拘礼。老国王回看他的蓝色眼睛。

国王更换了一批骑士团成员,都是从军营里直接提拔的,个个都是强者。
王都也再不见从前的蓝眼睛的骑士团长,当然这是很久以后人们才注意到的。
至于从前的那位去了哪里,所有人的回答都是,他们不清楚。



END



—————————
—————————

有点怕大家看不懂啊orZ
就是皮皮被女巫下咒然后黑化,解药是爱的吻(不要吐槽我土的要死的设定啊


大概之后就是个开放式结局
可以想是皮皮杀掉了骑士团和阿救以后良心上过意不去,就回到路的尽头海的开始自杀然后故事结局
还有会就是根据歌词来,皮皮因为杀死了自己的爱人,成了…独行侠(不要问我QQ音乐的翻译就是这样的我什么都不晓得orZ




评论

热度(8)